兰各新闻 兰各新闻

首页 > 综合 > 孙正义的2019:败走共享经济 > 正文

孙正义的2019:败走共享经济

2019-11-19 09:57:08

时代周报记者 谢洋招兵买马、鏖战ipo、再造一个“阿里巴巴”等,这些都是孙正义对2019年的“愿景”。截至10月11日,软银股价由今年5月份最高位的27.94美元跌去近三成至19.56美元。截至10月

时代周刊记者杨颉

招募士兵、购买马匹、争取ipo和重建阿里巴巴都是孙正义2019年的“愿景”。

直到今年8月wework的招股说明书提交之前,整个故事仍在孙正义的剧本中有条不紊地进行着:这只价值470亿美元的独角兽将成为2019年美国股票的第二大ipo,纽约证券交易所可以借此机会与更受科技公司欢迎的纳斯达克(Nasdaq)较量,软银第二愿景基金的招募将会更加自信。

然而,在优步的分拆和wework的ipo闹剧之后,这位资本赌徒很少表现出他的焦虑,在接受《日经商业周刊》采访时表示,他对自己的投资结果感到“羞愧和紧张”。

孙正义的软银帝国现在陷入了共享经济的恶性循环。两场关键战役的惨败给版本2.0愿景基金的创建蒙上了阴影——沙特阿拉伯公共投资基金(Saudi Arabia Public Investment Fund)是最大的黄金所有者,如今只打算将其投资利润再投资。阿布扎比的穆巴达拉投资公司(MuBadala Investment Company)正考虑将其对软银新愿景基金的承诺降低至不到100亿美元。

截至10月11日,软银股价从今年5月27.94美元的最高水平下跌近30%,至19.56美元。

但是作为世界上最疯狂的资本玩家,孙正义并不气馁。据国外媒体报道,软银仍计划投资数十亿美元,帮助该公司实施融资方案。

在采访中,孙正义似乎仍然心不在焉:“这些公司将在10年内创造可观的利润。与以前相比,今天各地的小危机都只是儿童游戏。”

“独角兽”的悲哀

"疯狂胜于战斗中的聪明,我们的工作仍然不够疯狂。"

这是孙正义两年前参观公司总部后对创始人亚当·纽曼(Adam Neumann)的建议。"目前的估价非常便宜。"他在ipad上起草了一份44亿美元的投资协议:“我们的工作可能价值数千亿美元。”——这是软银愿景基金向共享经济的注入。在接下来的两年里,该芯片上升到104亿美元。

与此同时,优步被迫接受软银90亿美元的支票——去年11月,孙正义公开警告优步,如果他无法达成自己想要的交易,他将支持对手lyft。

在软银的资本支持下,优步和wework的价值分别为470亿美元和740亿美元。对于软银通常的策略,二级市场的反应是:颠倒估值。

在软银5月9日的盈利公告中,孙正义自信地透露了第二只愿景基金的筹资过程。令人尴尬的是,优步股价在一天后敲响警钟后收盘下跌逾7%。截至10月11日,优步的发行价已从45美元下跌逾30%。

自上市以来,优步还进行了两次大规模裁员。7月,营销团队中约有400人被解雇。9月份,工程和产品团队裁员435人,占公司员工总数的8%。此外,优步报告第二季度净亏损超过50亿美元,这是迄今为止最大的单季度亏损。

相比之下,我们工作的ipo之路更加离奇。自招股说明书提交以来,华尔街对我们工作的疑虑日益增加。其估值已暴跌100-150亿美元,下跌近三分之二,并计划推迟上市至年底。

罪魁祸首是纽曼,他被鼓励变得“更疯狂”,并抱有很高的希望。一方面,我们工作的快速发展是以损失为代价的扩张。另一方面,纽曼不仅买了几栋豪华的房子,租给我们工作赚钱,还在今年7月通过出售股票和借钱兑现了7亿多美元。该公司首席执行官还创建了“我们”品牌,并将其出售给他自己的公司,获得价值590万美元的股份。

最后,闹剧以孙正义支持董事会召回纽曼而告终。然而,具有讽刺意味的是,召回的原因是熟悉的“疯狂”。

迎接困难

“优步和我们的工作几乎一文不值。”甲骨文创始人拉里·埃里森说。在他看来,这些独角兽只被科技外壳所覆盖。“我们从我这里租了一栋大楼,翻修,转租,然后宣布我们是一家技术公司,我们的目标是技术多元化。这太荒谬了。”

在孙正义的投资地图中,从事芯片制造的arm和机器人公司波士顿动力(Boston Dynamics)等公司将成为未来科技浪潮的先锋,而优步和wework等新的商业模式也将改变未来的社会生态,这是他下注的根本逻辑。

然而,与前者的硬核技术相比,共享经济处于一个奇怪的循环中。

一方面是视觉基金激烈有力的投资模式。为了挤出其他风险资本基金,一步到位,孙正义经常一次投资大量资金,以获得至少20%的大股权和高投票权。通过金融支持,我们将促进企业规模的快速增长,占据市场份额,用增长来弥补溢价。

另一方面,创作圈重视感情的时代已经过去。早在2017年,我们work当时刚刚在新加坡开设了第200家分支机构,愿景基金(Vision Fund)也筹集了数千亿美元,成为孙正义手下最优秀的风险投资团队。在这种背景下,孙正义和诺依曼这两个赌徒一拍即合,我们跟随软银的“闪电战”步伐,开始疯狂扩张张之路。

在这场类似德州扑克的资本游戏中,软银联合支持摩根大通和高盛扩大自己的信用卡业务,试图让市场相信我们的工作前景光明。然而,实际情况是,从lyft、优步到slack,2019年上市的科技独角兽公司的股价纷纷下跌,导致竞争对手开始更加关注企业的盈利能力和利润率(港股06838),不再愿意为这种新商业模式的故事买单。

自行改写投资圈规则的软银帝国仍面临内部质疑——据英国《金融时报》报道,愿景基金(vision fund)2.0版中分配给软银员工的投资金额已超过150亿美元,而内部人士则表示,高管们一直被积极劝阻用自己的现金投资。在员工们担心这些贷款的时候,vision fund支持的这类技术投资的风险似乎大幅上升。

尽管在公开场合,孙正义仍然一如既往地自信和热情,事实上,投资之神已经变得越来越保守。

例如,放缓的步伐——今年1月初,软银最初投资160亿美元的计划突然下调至20亿美元,意在推迟ipo的步伐。着眼于近年来的投资,孙正义不再坚持抢第一轮门票——愿景基金(Vision Fund)只有在我们工作的第八轮融资、滴滴第十一轮融资、优步第十二轮融资和flipkart第十轮融资时才进入。

当然,孙正义的野心并没有熄灭。

就像他的偶像坂本龙马一样,明治维新时期的政治家,孙正义总是被他逆流而上的勇气所鼓舞:“在我的办公室里,有一张坂本龙马的真人大小的照片。每天早上当我走进办公室时,他都会提醒我,我必须做出一个配得上他的决定。”

这篇文章来源于《时代周刊》

欲了解更多激动人心的信息,请访问金融网站(www.jrj.com.cn)

山西十一选五投注 秒速飞艇app下载 快三 德国pk拾赛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