兰各新闻 兰各新闻

首页 > 综合 > 巴黎和会上,面对日本的无理要求,顾维钧是如何驳斥的?有理有节 > 正文

巴黎和会上,面对日本的无理要求,顾维钧是如何驳斥的?有理有节

2019-11-22 10:06:29

巴黎和会顾维钧依据扎实国际法依据驳斥日本经过四年多的战争,一战终于走向结束。面对日本的突然发力,中国代表团仓促应战,决定由顾维钧出席第二天的答辩会。顾维钧逐条批驳日本的要求。相关消息在报纸刊出后最终引

1919年1月18日,就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,帝国主义列强开始与德国起草和平条约,并再次瓜分世界。和平会议在巴黎凡尔赛宫举行,来自27个获胜国家的1000名代表出席了会议,其中包括70名全权代表。俄罗斯没有被邀请,德国作为一个失败的国家也被拒绝。

1914年奥地利王储费迪南和他的妻子遇刺,改变了世界的命运。同年7月28日,奥匈帝国向塞尔维亚宣战。这两个国家背后的德意志帝国立即向沙皇俄国宣战。英国和德国宣战后,这意味着欧洲战区完全开放。

当时袁世凯政府控制着中国政权,唐启华也很好地解释了为什么选择中立:“当时,中国从各国租借领土,从各国驻军。如果发生了争吵呢?袁世凯政府颁布了几项规则,禁止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国家在中国领空进行任何战争。”

然而,袁世凯政府的中立目标并没有实现。

巴黎和平会议顾维钧在坚实的国际法基础上拒绝日本

经过四年多的战争,第一次世界大战终于结束了。1919年,获胜的国家在巴黎举行了一次和平会议。也是在这次由英国、法国、美国和意大利控制的和平会议上,世界秩序得以确定。战前德国对中国山东胶州湾的收购成为中日争议的焦点。

自中国共产党成立以来,中国的提议一直着眼于主权的边缘,从未敢触及青岛问题。青岛问题直到1月27日日本代表慕野对中国代表团发动突然袭击才被提上日程。当时,日本认为它应该继承德国的权利和利益。原因是中国派出军队铺设鲁吉焦铁路,中国政府签署了“21条规则”。因此,中国必须承认这一点。面对日本突如其来的实力,中国代表团仓促决定顾维钧第二天参加防务会议。

第二天,顾维钧出现在十人大会的讲话中,并慷慨陈词:“中国代表团要求和平会议将德国战前租借的土地、铁路和山东的所有其他权益归还给中国。因为我不想浪费会议的宝贵时间,我只想提出广泛的原则。至于技术细节,我会发一封短信详细解释。”

“这片领土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,也是山东省的一部分,人口3600万。他们是中国人,说汉语,信奉中国宗教。毫无疑问,每个人都知道德国用武力夺取了租赁的土地。德国舰队一度占领山东海岸,其部队立即入侵大陆。它以出租土地作为撤军的代价。它采取这一行动的借口是两名传教士在中国大陆被杀。这起谋杀超出了政府的控制范围。根据中国共产党接受的民族自决和领土完整原则,中国有权要求归还这些领土。中国代表团认为,这是公正与和平的条件之一。另一方面,如果和平会议采取不同的观点,将这些领土转让给其他国家,这与中国代表团的想法没有什么不同。”

“从经济上讲,这是一个人口稠密的省份。有3600万人居住在35000平方英里的地区。密集的人口产生激烈的竞争,非常不适合殖民化。外来势力的入侵足以导致对当地人民的剥削,而不是真正的殖民化。”

“从战略上讲,胶州控制着通往华北的门户,这是从沿海到北京的捷径。一条铁路直接通往济南,与通往北京的铁路相连。为了中国的国防利益,中国代表团不能允许任何外国拥有这个重要的位置。”

然后,他以理性和有条理的方式继续说道:

“中国非常清楚日本英勇的海军和军队将德国军队驱逐出山东省。中国也感谢英国在这方面的援助,尽管与此同时,它在欧洲也面临巨大危险。中国也不会忘记欧洲其他盟友的贡献,因为没有他们来牵制德国,敌人很容易向远东派遣增援部队,从而延长山东战争。中国特别感谢这种援助,因为山东人民为了夺回胶州的军事行动,特别是在招募人力和各种物资方面遭受了痛苦和牺牲。”

“虽然我们充满感激,但中国代表团认为,祖国和世界都很难推卸我们的责任。如果我们为了感恩而出卖同胞的固有权利,我们将播下未来冲突的根源。因此,中国代表团坚信,在审议处置胶州租赁权等德国在山东的权益时,大会将认真考虑中国的基本权益,即政治主权和领土完整的权益,以及中国对世界和平的热情。”

穆野无法否认这些铁的事实,他提出了归还青岛的方法问题,坚持日本应该在他最后一道防线“二十一”和“四民条约”的基础上间接归还中国。

顾维钧下定决心,即兴回答说:我想你还记得中日签署“四民条约”的情况。当时,中国处于非常困难的境地。日本提出“第21条”后,采取了“最后通牒”的极端手段迫使中国签署合同。中国被迫同意。即使撇开当时被迫签订合同的具体情况,“第二十一条”,因为它发生在欧洲战争期间,在中国看来,这最多只是一个临时的临时措施,仍然必须提交和平会议作出判断。尽管“21条”和一系列衍生品交易所都是有效的,随着中国向德国宣战并成为盟国的一员,情况与以前大不相同。根据国际法的法律原则,它今天无法实施。“第二十一条”不能阻止中国作为参加国参加和平会议,也不能阻止中国要求德国将中国固有的权利直接归还中国。此外,中国对德宣战已经表明,中德之间的所有条约和协定将在进入战争状态后消失。既然条约和协议已经消失,日本怎么能谈论从德国接受青岛呢?自然,所谓的“间接”回归中国更加站不住脚。

顾维钧逐一驳斥了日本的要求。他认为,“第21条”的内容不应该算数,因为根据国际法“武力胁迫原则”,条约的有效性仍有疑问。此外,国际法中有一项“情势变更原则”。中国以前没有参加过第一次世界大战,但也向德国宣战,因此该条约失效。顾维钧没有用“山东是中国的耶路撒冷”的传闻打动与会者,而是根据坚实的国际法驳斥了日本。

尽管中国在这个问题上占了上风,但日本在当时复杂的国际政治形势的影响下采取了各种其他措施。与此同时,中国政府内部也存在一些派系斗争。日本最终在山东获得了德国的一些利益。该消息在报纸上公布后,最终引发了“五四运动”,中国代表团最终拒绝签署和平条约。

彩票app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pk10app 幸运农场下载